近日,全球三大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(DRAM)巨头——美光科技公司(Micron Technology Inc)、三星电子(Samsung Electronics Co.)和SK海力士半导体(SK Hynix Inc.)的大陆公司,遭到中共监管部门的反垄断审查。分析指出,背后存在中共可耻的惯性手法。

反垄断审查

DRAM芯片用于智慧型手机及个人电脑的数据储存。美光科技、三星和海力士为全球DRAM芯片最大供应商。综合媒体报导,中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员先后造访其在中国的办公室;三家公司均已证实此事。

三星发言人表示,正在配合中共当局的行动。海力士则拒绝就事件发表评论。事实上,5月24日即传出,美光遭中共商务部反垄断局约谈;今年初,三星曾被中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约谈。

过去,记忆体产业的特性即为浮动过大,美光在2016年以亏损收场。但2016年下半年,DRAM价格开始上涨;2017年,三家芯片企业占全球DRAM市场份额总和的96%。三星、海力士、美光在中国业务营收分别为253.86亿、89.08亿、103.88亿美元,同比增长39.16%。

中方的调查行动,正值DRAM芯片价格显着上涨之际。市场预期,DRAM价格可能会受到抑制。中共喉舌媒体宣称,有明显操控迹象。中国拥有大量智慧型手机组装厂,亦为全球最大半导体市场,占比约32%,随着DRAM价格近2年持续上涨,进口额持续扩大。

市场分析机构伯恩斯坦研究(Bernstein)分析师纽曼(Mark Newman)向媒体表示,中国对于DRAM芯片的需求持续超过供应。中共当局或试图从当前DRAM定价环境来获得谈判筹码。

另有观察认为,此次审查是中共为美中贸易协商争取谈判筹码,高科技领域是美中贸易摩擦的关键之一。

何谓垄断?

资深时政评论员赵培向表示,芯片非高科技密集型产业,成本不用在研发,而是用于芯片测试,中间的过程需要不断去测;过去都是人手去做,需要大量人工,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;所以工厂会移向大陆,是这个趋势。

内存芯片竞争的非常激烈,原来有很多厂家,最后从五大厂竞争成为三大厂。那幺多厂家被挤出市场就是因为大家互相往下压价。赵培分析:「人家现在三家厂怎幺能说人家价格垄断呢?它三家竞争,你不买A家买B家嘛!AB都不买,就买第三家。怎幺能存在三家垄断市场呢?」

「如果非要罚,提高他们的成本,是想罚整个行业的3家大厂。那真的逼着3家联合起来起价的话,看你还有好日子过?中共不在乎老百姓买电脑花多少钱。」赵培说。

大陆金融分析师任中道表示,出于利益因素,中共常常对这些企业进行遏制。毕竟中国是最大的芯片进口国,需求量非常大,在利益、利润方面肯定会进行掌控,但这样就产生一个恶果。

「都知道它作为原件成本,会层层的传导到成品。这些被罚款的外国企业,肯定是要补回来的,生产製造方同时价格也要上涨。包括各个进口企业、生产企业,因为不断的传导,最后是要百姓增加负担,就是坑害百姓。」

罚钱为实

报导亦指出,中共的《反垄断法》并非由独立机关执行,对中共当局制订产业政策的影响也会被列为审查考量,特别是国家战略重点扶持的产业,有从严处罚的趋势。若中共监管部门最终裁定三大巨头存在价格垄断行为,倘最高以2016-2017年度销售额进行处罚,三家公司将面临8至80亿美元的罚金。

赵培指出,其实每年中共都会找着外国企业开刀的,每年都会以各种名义罚一些外企。「有据可查的每年搞这些手腕,各种名词会变化,什幺垄断、虚假广告,很多,它就是罚大企业。现在目的就是冲着罚三家钱去的。」

任中道亦指出,中共一直使用这些可耻的手法对待各个外国企业。除了增加关税,就是想尽办法罚款。中共就想赚钱、获取外企的利润。「方式很多的,消防不合格说停产,一停产一天多少利润就没了,那只好乖乖交钱,这种事情特别多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