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7月14日讯】本次主题不必多作解释了吧,爱看电视的读者想必都会会心一笑。这两位主角分别诠释了台湾男人的不同典型:一种是江湖血性男儿;另一种则是打着灯笼都不太找得到的苦命男。之所以会引起社会上这幺高度的反应,原因应该是这两种型都很极端吧!因为戏要不夸张,就没人看了。

在连续剧中的番仔火男脾气真的挺不好,除了老要警告人家别惹他不爽;送人礼物也不太够诚意,不是送番仔火,就是汽油,易燃物放在一起是很危险的,虽然还会送个鸡蛋糕弥补一下,但总让人觉得没安好心眼。

他撂下的一堆狠话,居然也成了街头巷尾流传的名句。虽然有助于提升大众对台语的兴趣,但这种有一点流氓的语气,实在不太适合作为一般问候语。小朋友没事真的不要学,不然哪天对老妈或在路上对着像大哥的人物讲这种欠扁的话,后果可要自负。

相反的,花瓶男则是悲惨乖巧地令人掬一把鼻涕眼泪。打破一个花瓶的代价可是值五年的家事劳动,真厉害啊!从此处可以推定那个花瓶应该是祖传的,他才会如此惶恐。说真的,这幺会做家事的男人也够让人瞠目结舌了,广告里面的太座大人可能已经成为全台妇女同胞最羡慕的女人。据说,网路上查询那位「唐先生」的热度可丝毫不下于「花瓶」两字呢。

这二位男士,一位是大鲈鳗(流氓的台语啦),一位是苦命男阿信,儘管形象天差地别,却都席捲了台湾妇女同胞的喜爱,理由都是对自己的老婆大人体贴。对于这种情形,我只能说,男同胞可能要检讨检讨,女性可是很感性的,只要够体贴,麻辣锅跟酸菜白肉都有人爱的。

奉劝最近常接到另一半哀怨眼神的男同胞们,七夕也快到了,记得要好好表现你们的体贴。其实蛋糕跟花瓶都可以送,谨慎小心一点就是了。──转自台湾时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