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良企业趾高气昂 台湾的悲哀

正文

百年前,没有这家企业,百年后,这家企业应该也没了。
台化彰化厂抗争事件,看到台塑集团以高姿态面对彰化县政府,一个兇巴巴的公司,一个软趴趴的政府,在现实的街头中,上演一齣威权时代不可能发生的抗争戏。让人想到越南河静钢铁厂因为污染事件赔了161亿时,当时台塑集团是如何的谦恭卑屈。什幺时候台湾政府当局竟成台塑集团眼中的软柿子,保护企业的政府成为台塑欺凌的对像。

台化彰化厂佔地超过七十甲,位在市中心,号称是台塑集团的起家厝。台化彰化厂的恶臭长期污染当地的空气品质50年,採用生煤发电的台化,在电厂周边3公里内,有59所学校、超过4万名师生。台化去年赚200多亿,今年上半年已又赚100多亿。这样赚钱的企业,面对县府不愿核发燃烧生煤锅炉的操作许可证时,台塑的反应是什幺呢?一是发动台化员工并台塑相关企业人员上街头,二是暗指县府联合部份人士炒彰化厂附近的地皮。从头到尾,台化没有检讨自己的污染。令人惊讶的是,台化高层的表现更像它是彰化县府的上级单位,原来是彰化县前任卓县长拿了它不少好处,诗袋就捐了一百万个,价值好几千万。这种热心经营政商关係胜于改善环保投资的企业,在台湾比比皆是,只是,台塑集团这样的表现,特别让人感到深沉的悲哀。我为台塑赚钱饱饱而悲伤,为台湾这家招牌企业的缺乏社会责任感到悲伤。台化厂提供了彰化地区多少工作机会? 年赚200多亿,不都进了王家和专业经理人的口袋吗?彰化人只赚到温饱,也赚到污染,值得作嫁卖命吗?   六轻问题又比台化更难解,1.5兆年产值,让政府像吸毒无法自拔。六轻旁许厝国小学童尿液中偏高的TdGA,无法证明和六轻有直接关係,环保局也侦测不到,如人死找不到兇刀。王永庆当年和陈定南当年在电视上舌辩说,六轻可以做到百分之百没污染,陈定南当然不会受骗,否则TdGA就会留在宜兰国小学童尿液中。六轻移到穷县云林,原规画500公尺的隔离水道被改成100公尺,说好盖区域大医院,后来只盖小诊所。说好的僱用10万劳工,后来只僱一万多人,且还内含大量的外劳。台塑集团的主管在面对媒体时多是老气横秋,比公务员还公务员,这个企业已不是三、四十年前,让年轻学子争相想就职的企业,虽然台塑会赚钱,因为看轻自己的社会责任,它也不再是被社会尊重的企业。

台湾像台塑的一样大财团很多,它们都从这块土地发迹,从这块土地赚到第一桶金。大财团们那几个有钱又有文化?那几个能在赚钱以外,以企业之力为台湾这块土地、为别人的下一代作考虑的?财团大亨因富有而嚣张,引中国势力压迫台湾政府,为了赚中国的钱,介人台湾选举。它们贩卖黑心商品,炒作房地产。它们毁掉绿色山林开採石灰,它们炒作股票坑杀投资人,它们动辄关厂停工落跑走人。无良企业多如牛毛,这也是台湾的悲哀。

美国有很多热心公益且令人尊敬的企业家,诸如比尔盖兹、祖克伯、巴菲特,赚的钱都回馈社会。为什幺这种普遍性企业文化在台湾社会中不常见到?我们呼吁,蔡总统推动新政时,请从税制立法及国民教育上着手,引导台湾下一代,培养更大格局的企业家。政治要革新,企业也要革新。1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