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边是刚刚被关进监狱的知名维权律师滕彪写给妻子的一首诗,那一行行跳跃的文字彰显的是一个父亲对女儿深沉的爱,一个丈夫对妻子浓浓的情,一个大写的男人在面对风雨时的担当,一个为了正义而不屈的灵魂的庄严宣告。

此时的滕彪,虽然无法在女儿入睡前和醒来后送上暖暖的一吻,虽然无法聆听心爱的妻子弹一曲渔舟唱晚,虽然无法照顾那些沉默而快乐的金鱼,但他的内心却依然没有停止对正义、自由、民主的吟唱。

因为对过去的选择无悔,所以吟唱。从代理孙志刚事件、陈光诚案、蔡卓华信仰自由案、王博信仰自由案、廖亦武护照案、贵州杨明死刑冤案,到支持被失蹤、被酷刑拷打的高智晟律师和为被迫害最为深重的法轮功学员发声,滕彪都在本着人的良知、律师的良知行动着。当绝大多数知识份子、绝大多数律师迫于强权而噤若寒蝉时,他却依然艰难地走在这条崎岖的路上,直至被关押。

这吟唱,亦是缘于灵魂昇华后的快乐,是缘于听到了那「冬天已经来临,春天还会远吗」之音的快乐。因为曾经的所为在拷问世人良心的同时,亦在中国、世界引起了迴响。看,「路边的柳叶缓缓地变换着颜色」;听,「风中隐隐传来远方化雪的声音」。等待的戈多正在走近!

而这样美丽的吟唱我们不仅在滕彪律师为民众维权的路上听到了,我们同样在高智晟律师、艾未未、江天勇、唐吉田等人的捍卫民众权益的道路上感受到了。

高智晟律师为法轮功问题给胡锦涛的三次上书、艾未未对于四川地震遇难孩子和对上海「袭警英雄」杨佳案的持续关注、江天勇和唐吉田律师为法轮功学员以及其他信仰被迫害者的辩护……这样的勇义之士还很多很多。他们让这个阴暗的时代多了不少的亮色,让这个专制的时代多了不少的温暖。儘管这路上满是风雨,但他们从不曾停止对正义、公正、自由、民主的吟唱,即便他们被关、被失蹤、被酷刑虐待。

他们深知:人的躯体可以被禁锢,甚至被凌虐,但人的灵魂是暴力和强权永远无法禁锢的,也是永远无法征服的;灵魂无论在哪裏都可以自由的飞翔,自由的吟唱。

他们深知:任何一个人,如果是不为正义而战,不为所谓的公平而战,他就是非正义和不公正的一部份。

他们更深知:历史是人民书写的,而他们正通过自己的行动,向世界展示了一个不同的中国,一个对民主自由的渴望并不亚于任何一个国家的中国。而这正在让世界动容,让中国人动容。

也许,在柳叶的颜色彻底转变之前,在远方的积雪完全融化之前,在戈多还未彻底现身之前,囹圄中的高智晟、滕彪、艾未未等还将遭遇难以想像的不测,但诚如滕彪所言:「我的痛苦之河与喜悦之河已经溶汇,它们曾长久地穿越我的肉身。」面对这样无畏的灵魂,我们除了钦佩,夫复何言?

滕彪还在其诗中的最后一段写道:

在一场濛濛细雨结束之前
我会再次回到你的身边,我的爱人
在雨中,在雨中我怎能擦尽你的泪水
——用我已经得救的灵魂。

我亦相信,当积雪消融、春天来临之际,每一位曾为了正义、公正、自由而吟咏并身体力行的勇士,都将获得世人无比的崇敬,都将在走过的历史一页上写下浓重的一笔;那时他们的妻儿也将不用再担惊受怕,而是在温暖的阳光下与丈夫、孩子享受着温馨的生活。那该是怎样美丽的一幅图画啊!